动漫系

动漫系 > 动漫资讯 > 当前位置

《君主·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》解铃还须系铃人

小编:荔枝 / 浏览: / 时间:2020-06-08

  《君主·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》是TYPE-MOON家Fate系列的衍生作品,原作为三田诚。动画版取其中的第三个章节〈魔眼搜集列车 Grace note〉作为故事内容,加藤诚导演、TROYCA制作。本作描述《Fate/Zero》中的御主之一,韦伯.维尔维特,从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倖存,回到伦敦时钟塔担任艾梅洛阁下II世,藉由推理处理各种稀奇古怪的案件,从而渐渐理清自己的定位以及与身边之人的关系。
 

封面

  韦伯

  作为从圣杯战争中生还的御主,韦伯一直带着倖存者的歉疚,在作品开始时,他一直想证明征服王伊斯坎达尔才是最有资格匹配圣杯的从者,因此藉由协助时钟塔各世家解决疑难来累积人脉,意图让自己成为第五次圣杯战争的时钟塔代表。

  韦伯长大后变得很有威严了,或者说,懂得为自己披上严肃的外表。实质上,他仍是那个古道热肠的韦伯,重感情的他,也时时刻刻惦记着征服王的教诲。征服王至死都追寻着海的尽头,他说,目标就要放在伸手不可及之处,韦伯因此一直把征服王所在之处看作是他的目标。这使他在故事前半,始终无法挣脱自己为自己带上的枷锁,追寻着征服王的幽灵而无法给予自己公正的评价。
 

剧情

  魔术师

  《君主·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》台面上是在说韦伯解决一个个神祕案件,但其大背景是时钟塔内部的权力斗争,即十三世家之间的勾心斗角。魔术师是一种排高度排外的职业,这可以由两方面说明。首先,由于魔术迴路需要代代长期经营,通常越渊远流长的家族便拥有越强大的力量,因此魔术迴路是一种通过继承来使其增长的资本。另一方面,魔术这种系统本身,和魔术本身作为一种神祕,有着一定程度的相干,因此魔术让人们既好奇又敬畏,却不欢迎人们解析神秘;和英灵一样,人们相信什么,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英灵的样貌。这一点或许是Fate系列设定巧妙之处:既不能没没无闻,也不能赤裸裸地众所周知。

  总而言之,魔术是代代相传的礼物,这种礼物有个特徵,那就是强调源头,你是谁谁谁的儿子女儿、谁谁谁的孙子、乃至于第一代持有者的名讳。这种礼物结构强调给出礼物的人,而非收取礼物的人;而给礼者的一部份萦绕在魔术迴路(不论是实质的或社会性的),让给礼者与收礼者之间,形成高度的阶层关系。这也就是故事中提到,魔术师的子女形同财产的原因。

  韦伯在魔术师的社群中算是异端。他本身的魔术迴路相当弱,但是他擅长解析魔术──这恰恰违反传统的魔术精神。不过,韦伯的这种做法却贴近了魔术师的另一个特徵:魔术师很现实(尽管韦伯本人的个性未必十分现实)。魔术师理解理解世事的方式必须十分现实,这或许是由于魔术的反制相对困难,而名门又常处危险之中,必须审度时事快速决断。比如玛莉为了能翻身(能和女僕相守),让父亲死亡。玛莉说这是遵循韦伯的教诲,永恆的事物并不存在,「人也是如此」,韦伯最后的注脚相当有意思。或许在他记忆中,玛莉并不是这样的人吧。但是这句话具有强烈的自我指涉:韦伯也不会永远都是那个小伙子,既然征服王已经不在,他迟早会走上另外一条道路。

  格蕾

动漫画面

  格蕾自己的故事在本作中并没有太多着墨。我们一开始认为她外貌神似saber,后来发现她的确是贴近亚瑟王后代的存在,能使役妖精之枪。除了战斗担当之外,基本上她最重要的功能,就是让韦伯留在此地、留意身边的人、活在当下。她有其脆弱与无知,正因此才能持续吸引重情重义又好为人师的韦伯的注意,韦伯看似并未注意到这一点,他的言行彷彿认为自己只是帮她一把;但羁绊确实地扎下,随着故事进行,可以看到韦伯已经不只是倚仗格蕾的战斗能力。她开始作为韦伯心灵支柱、作为他能留在此时此刻的桥樑。在上了列车之后,格蕾希望韦伯看向自己而非征服王的想念,变得更加清晰。动画并没有说明韦伯是如何认知到此事的,但他在后期的确对格蕾提出留在身边的请求,关于韦伯的心境,还有一个关窍尚未理清。
 

  征服王

截图

  解铃还须系铃人,韦伯给自己的压力来自于征服王的信念,但或许是韦伯个人生性认真,以至于他忽略了征服王的另一个特徵:征服王的豁达。若有看过《Fate/Zero》的观众,对于征服王来到现代社会后的好奇心应该深有印象,他并非是一个来到异地后慌张或自怨自艾的人,相反,他积极了解现代社会如何运作,同时在其中找乐子、寻求胜机;即便最终发现地球是圆的,海并没有尽头,他也不会消沉太久。人生总有目标,若目标无法达成或已经达成,那么还有新的目标。征服王的豁达,才是他在任何时代、任何情境,都能处之泰然并全力求胜的主因;订定目标,只不过是手段罢了。

  韦伯一直纠结于后者,直到故事后期,Faker赫费斯提翁的出现,才让他意识到了前着。赫费斯提翁自称是王的左右手,但韦伯却没有印象她出现在王之军势里头。原来赫费斯提翁并不原谅征服王追寻目标自取灭亡的行为,而打算与其御主进行某项计画。韦伯为了阻止赫费斯提翁,最终决定放弃参与第五次圣杯战争──这个说法并不完全正确。韦伯是放弃了参加圣杯战争的资格,也的确是为了阻止赫费斯提翁,但我认为这其中有更多的能动性:韦伯的放弃,并非不甘不愿的,而是他终于意识到,他就活在当下,有着该做、想做的事,这是一条跟征服王不同的道路。所以,他把征服王放下了,作为一名履行王之命的臣子。而恰恰在他放弃后,征服王才出现在他梦里,王并不是他的负担,而是让他享受人生。

  虽然韦伯说自己尚无法和他并驾齐驱,但事实上已经是了吧。就如同征服王追寻着海的尽头,韦伯一路追寻的王的背影,已经走到很远的地方了。

征服王

  小结

  《君主·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》可以说是《Fate/Zero》的续作,因为整部作品就是在处理主人公韦伯如何摆脱在《Fate/Zero》中累积的创伤与阴影,所以先观赏过《Fate/Zero》较能对他的心境产生共鸣。本作的制作不及《Fate/Zero》,TROYCA毕竟无法维持整季动画的品质,但也算不错了,该给的战斗与特写都没少。我认为对于看过《Fate/Zero》、喜欢韦伯与征服王这一对御主/从者的观众,《君主·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》是相当有趣的,可以当作外传一观。

推荐资讯

好看头像

相关内容